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Y艺生活 >AV 女优:色情业从来没有伤害我,伤害我的是这个社会的有色眼

AV 女优:色情业从来没有伤害我,伤害我的是这个社会的有色眼

  • 浏览量231
  • 点赞量646
发布于:2020-06-06

AV 女优:色情业从来没有伤害我,伤害我的是这个社会的有色眼

(以下内容以 Bree Olson 为第一人称编译)

我是 Bree Olson,曾是个 AV 女优,自从退休后我始终保持沈默。对那些歧视保持沈默;对那些隔离保持沈默;对那些威胁保持沈默,那些沮丧、羞辱、瞧不起,我都沈默。

在《Real Women Real Stories》的影片中我简单地说明了我的心路历程,《Real Women Real Stories》这个计画是由 Matan Uziel 发起,想透过这个方式说出职业妇女们每天遭遇的难题,由于各种原因,许多女性会像我一样保持沈默,却也阻断她们获得帮助的机会,希望我的真实故事,能让其他人也得到为自己发声的勇气,因此我选择不再沈默。

我在 19 岁时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行业,那时只是实验性的尝试,却意外的让我觉得这是个迷人的行业。当时我在普渡大学就读生物医学预科(pre-med biology)也有一份全职的电话推销员工作,我飞到洛杉矶尝试这个行业后,震惊于赚钱的速度之快,最后我决定辍学, 我不认为坦承自己的性慾有什幺错 ,也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从事 AV 女优时,我并没有住在洛杉矶,而是住在印第安纳州,过着一般人无异的美国中西部的生活方式。

25 岁选择离开这个行业时,我才真正体会到 这个社会是如何歧视这份工作 。我一直想不去在意,但是媒体的炒作不断的影响群众, 他们的眼光几乎杀死了我。

我离开那份为我带来几百万美元收入的工作,试图得到一些尊重,我努力了许多年,人们却始终将我视为一个「性犯罪者」,在各种方面看清我、认为我各方面都表现不佳,我不曾感受过活着原来需要强大的心灵,也不曾体会原来人们如此畏惧性行为,并且意识到自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不能成为一名护士或老师,甚至是一个平凡的上班族,都会因为一句「顾客观感不佳」而解僱我。

AV 演员是没有版税的,这是唯一不提供人才版税的娱乐业,直到现在我还是能看见自己的影片在网路上无所不在,那些留下来却未曾露面的人仍赚着几百万美元的收入,也不对生活造成影响,而我离开后绞尽脑汁想找出自己能够从事的工作,却总是被社会排斥,有时甚至只要我一出声就被认出来,在色情业中越成功的女人,她的余生就越多苦难。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离开这个行业,试图让全世界喜欢我 ,这世界不会这幺做,这世界永远不可能喜欢我,我应该再多待五年,让我有足够的财产在年老时无忧的度过余生。人们都讨厌我,但若是他们愿意真正认识我,我将会是他们此生认识最棒的人,这真是耻辱,这是每个人的耻辱。

我给年轻女孩的建议是「要小心」,这个职业的影响从来不是在你离职后就停止了,它会一直跟着妳,把妳带进社会的边缘,也没人替妳出声,人生已经够难了,不需要如此对待自己,这笔钱不值得你用一生的痛苦交换。

但是色情业从来没有伤害我,伤害我的是这个社会的有色眼光。

 

延伸阅读:

滑他的 IG 千万别让男友看到》除了健身练肌肉,这些裸男也看书补脑

你们一週做几次?研究显示:超过每天一次,往往是把性当作发洩情绪的管道

给最熟悉的陌生人一封深情公开信:我不可能忘记你,因为忘记你就像忘记我自己

(资料、图片来源:Dailydot;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