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Q蹭生活 >Facebook 共同创办人:马克你是好人,但 Facebook 平台太庞大应该

Facebook 共同创办人:马克你是好人,但 Facebook 平台太庞大应该

  • 浏览量895
  • 点赞量402
发布于:2020-06-06
Facebook 共同创办人:马克你是好人,但 Facebook 平台太庞大应该

Facebook 因隐私问题,变成干涉各国大选的操作平台,以及误导讯息/假新闻散播媒介,变成各国政府的眼中钉。如今当初共同与马克.祖克伯 (Mark Zuckerburg) 创建 Facebook 伙伴,共同创办人克里斯.休斯 (Chris Hughes) 投书纽约时报,该是时候拆解 Facebook 这头庞然巨兽。

祖克伯没变,但太积极追求霸权造成问题

整个 Facebook 公司有 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 这三大平台,都具备一定使用者数量,反映这几年祖克伯要争取业界的主宰势力而努力的成果。休斯相当生气 Facebook 为了公司成长称霸业界,而牺牲资安和公民权利,就为了换取多点点击数。Facebook 的演算法改变我们的文化,影响选举,加薪柴给国族主义领袖壮大其声势。

而去年国会议员在听证会问祖克博的问题,显得议员年纪太大,对新科技泰半不熟悉,并没有直指核心讲出 Facebook 的重大问题。

祖克伯仍是休斯眼中那位当年在大学宿舍一起生活的那位平凡学生,随着创办 Facebook 之后,仍然如同一般人一样过着生活。但休斯指出祖克伯手上权力太大了,在 Facebook 股东中单独有 60% 的可投票股分,基本上祖克伯心里想要甚幺,基本上单靠自己都能达成。面对竞争者的挑战,他有三招:併购、阻挡和推出一样服务。

该是时候拆解 Facebook,并设立专责机构约束网路言论

休斯建议如同当年反托拉斯法分拆石油公司标準石油,以及电信公司 AT&T 的例子,Facebook 也应该採取分拆的方式处理,减少其对社会的影响力。

休斯说美国从 1970 年代开始,就不太採用反托拉斯法案处理独佔企业,也比较不回阻挡公司併购案件。监管单位多半着重在市场价格被独佔企业操纵,引发民怨。近年来监管单位鲜少因为大公司阻碍创新或抹煞竞争者,就像 1980 年代的 AT&T 和 IBM 运用市场领先地位扼杀创新和新出现的竞争者。

休斯主张 Facebook 该被分拆,再来就是被政府充分监管。具体做法有重新审视当作併购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决定,最终能够分拆出来,回复为併购前状态。并且禁止 Facebook 几年的时间内继续併购公司。

如今面对中国威胁,休斯强调分拆 Facebook 不会给中国企业机会,而是在美国蓬勃的竞争环境下,Facebook 仍有技术和创新优势。如真的让中国企业有优势,美国政府可以投入研发和政策工具,用贸易法规挡中国竞争者。

1950 年代 AT&T 独大造成问题,美国政府用反托拉斯法的最终结果下,让 AT&T 释出手上专利,并且被约束不能进入新兴的电脑产业。最后美国才有后来半导体兴起的空间,以及如今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机的时代。

休斯以欧盟 GDPR 法律,更加保护消费者的自资为例,指出美国的监管单位应该要更积极管理数位空间的言论,设置专职机构管理平台。而数位平台应该有的言论尺度,专职机构必须制定办法,防止暴力行为和霸凌言论。

有人质疑分拆 Facebook 的可能,怀疑根本做不到。休斯文中回应指出 IBM 的例子,监管单位与 IBM 官司最终平手坐收,但过程中 IBM 已经改变作法,业务不再包硬体又包软体,採用更为开放的架构设计个人电脑,改变与供应商关係,提供消费者更多选择。

Facebook:针对网路进行监管,而非针对 Facebook

Facebook 回应共同创办人分拆的主张,还有监管 Facebook 的要求。Facebook 全球事务暨沟通副总裁 Nick Clegg 说接受他们的事业成功同时,也得肩负更大的责任,但要分拆公司的主张太超过了。Clegg 说应当以整体网路考量,从 Facebook 上一层的网路架构着手进行,套上也许令人痛苦,但有效的新管制方法。

各界人士质疑分拆效果,监管有潜在审查言论问题

各界对休斯的投书主张反映不一。Wired 杂誌创办人 Kevin Kelly 认为分拆 Facebook 并不能解决 Facebook 造成的问题,休斯有点把反托拉斯法分拆大公司想的太美好了。

硅谷创投 Andreessen Horowitz 的 Bendict Evans 则指出社群网站的本质是捕捉人类的行为本性,有时候人类的行为本性呈现坏的那面,那社群网站也就呈现坏的部分。因此他怀疑休斯主张换 Facebook、WhatsApp 经营者对时局有甚幺不同。WhatsApp 假若今天不是 Facebook 所有,仍然面临假消息流窜的问题。Evans 也说标準石油造成的问题与 Facebook 这类平台造成的问题不能类比,不能套上反托拉斯就能解决 Facebook 造成的问题。

先前任职 Facebook CISO 职位的 Alex Stamos 则指出传统硅谷靠大量创投资金挹注创新团队,用比较灵活有弹性的策略,挑战市场老大哥取胜的模式已经不再存在了。如今 Google、Facebook 这类公司依靠收集大量资料,摸清每个人想要甚幺,再给他们每个人适合的个人化服务,造就他们今日的霸业。

Stamos 提醒平台拥有越大审查的权利,意味加大平台影响我们生活的程度。另外要应对仇恨言论,并不是「科技平台应当投我所好审查我爱的言论」这幺简单,每个人都有不同标準与看法。

Stamos 提及 GDPR 除了资料保护以外,还有促使资料能跨平台移动的规範,其实是两面刃。当年 Facebook 的 GraphAPI v1,方便跨平台转移资料,却也造成剑桥分析事件,大量用户资料被下载下来,进行政治公关分析,进而影响大选结果。

网路的林子相当大,容纳各式各样的人,也就相当容易看到网路不好的一面。先前不少位美国国会议员呼吁要採取行动制约大型科技公司,呼应到休斯的投书。分拆大公司不代表问题就消失,大半造就的问题仍然存在。现行法律能够处置大部分网路上仇恨言论和假新闻,要增加法规或是增设专职机构扩权,仍有疑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