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W优生活 >冰雹暴风雨袭昔加末 榴梿树倒致伤老翁

冰雹暴风雨袭昔加末 榴梿树倒致伤老翁

  • 浏览量585
  • 点赞量860
发布于:2020-06-19
冰雹暴风雨袭昔加末 榴梿树倒致伤老翁

昔加末昨天傍晚一句钟的冰雹暴风雨席卷而过,导致小山城无数个甘榜村庄民宅、政府部门、国民型中学和新旧市区建筑物“开天窗”,更有一名六旬巫裔老翁的住家遭高大榴梿树倒下,压毁住家和致伤脚掌缝5针,侥幸逃过鬼门关。

相关冰雹暴风雨是于昨天傍晚6时许开始肆虐横扫,直到晚上7时许雨势才停止,不过受影响的地区范围广泛,包括士基央国会选区的北根也美新村、凤阳花园和青年路,以及昔加末国会选区辖下的新旧市区、麻坡路首相花园及多个马来甘榜,以及亚罗拉新村与彩虹花园和甘榜巴也布莱区,至于受灾人家截至目前为止,县议会尚在总动员视察和计算当中,预料受灾人家会激增。

不幸受伤的老翁奥马哈山(67岁)今早在甘榜柏拉达莫哈末路的亲戚家中受访时说,昨晚6时许就下起夹带着冰雹的暴风雨,当时他站在厨房部位观望屋外的风雨,而妻子西蒂米娜敦(60岁)和5岁女孙诺基斯迪娜则在客厅处歇息,不料屋子后面一棵高大榴梿树突如其来倒下。

呼喊妻子孙女逃命

他指出,事发突然,他赶紧呼喊妻子和孙女逃命,自己则跌坐在厨房地上,而榴梿树倒下来时,所幸其枝干掉在地上,没压到其身躯,但右脚掌遭屋梁致伤血流如注,头部上方些微擦伤,在暴风雨转小后,才被住在近处的亲人驱车送往昔加末核心医院救治,右脚掌缝了5针。

“全家人回想起来觉得冰雹暴风雨很恐怖,妻子在危急时把我从榴梿树桠中拖出来,再搀扶我从住家后门逃生。”

昔华校舍屋瓦被刮走

从蓝天白云突变下起冰雹暴风雨,屹立在昔加末达汉利茂区的昔华中学也免不了遭殃,该校校长郑文添透露,校内4层李氏基金楼校舍,以及E和A栋校舍的局部屋瓦被狂风刮走,所幸没有呈现开天窗状况,学生们还是可以如常上课及使用图书馆。

他促请学生不要在受影响的校舍楼下走动,因为校舍的一些瓦片已摇摇欲坠,校方会即刻请人维修校舍屋顶,同时校园内的一些车房和围篱遭树木倒下压毁,校工们一早就积极清理。

郑文添告知记者,昨晚7时15分左右,学校的看守员致电通知行政人员教师,而他和两名副校长也赶到校内,为免校车在今天难以出入校园,他们自行以锯子锯断一些倒下的树干搬走,才令载送学生的校车通行无阻。

此外,暴风雨也过境昔加末彩虹花园区域,该处同福酒楼进出口的一个巨型招牌局部断裂,但近处善福宫内安奉相信是全马最高的23尺9寸的站型大士爷完好无缺。神庙理事林金巡透露,暴风雨降临时,他和六七名理事奋力环抱纸扎的大士爷,在大士爷保佑下,庙宇“毫发无伤”。

奥马哈山暂住亲戚家

奥马哈山心有余悸的说,由于整间住家被榴梿树“毁于一旦”,他和妻子暂居住亲戚家,过后再由子女安排善后。

随后,昔加末区国会议员兼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念医生到来探视和慰问奥马哈山,并说今天他会巡视所有受灾区,而冰雹暴风雨横扫之处,在可美烈区域就有50户民宅被蹂躏,而县议会配合福利局,尚在点算和确认受灾户数目。

他促请所有灾民先把自家的受损程度拍照存档,然后尽速前往报案,再把报案书和照片资料呈交给县议会、福利局和其国会选区,以便各造能迅速处理援助灾民事务。

此外,利民达区州议员陈正春也巡视选区慰问灾民。

跟普通冰块无异———昔加末市民●苏俊雯

由于我家的屋顶是铁瓦的,所以昨天傍晚大约6时30分下冰雹的时候,我就听得很清楚,往屋外查看时,看到地上遍布一颗颗小冰块,拿在手上不消片刻就融化了。

这场冰雹暴风雨大概下了几分钟,停止一阵后又再下了约5分钟的冰雹,而冰雹的形状跟普通冰块无异,我只来得及捡起一两颗冰雹拍照。

床褥家具被淋湿———灾民●黄国民

事发时我和家人出外到昆明园吃晚餐,大约6时45分回到麻坡路首相花园的住家,赫然发现住家的多片屋瓦已不翼而飞“开天窗”,导致雨水渗入屋内,淋湿了楼上后房的床褥,连同家具也被淋湿。

我家近处的另两间廉价排屋也遭殃,都是屋瓦被狂风卷走,如今损失无法估计,我打算重新装修楼上。

整个屋顶被卷走——烧焊喷漆汽车维修厂东主●黄树发

我的修车厂位于昔加末青年路,昨晚7时开始下大雨,过后就听到屋顶呼呼作响,然后看到冰雹随着雨水洒下,在15分钟后,修车厂的整个屋顶居然遭狂风卷走,令我大吃一惊,所幸没造成人命伤亡。

当屋顶被狂风刮走后,冰雹继续下着,直接掉落在店内地上和融化。屋顶甫更换逾一年,3年前也曾遇上强风,不过不严重。至于下冰雹的情景,他在10年前也曾在昔旧市区看过。

围墙篱笆遭压毁——昔县橡胶业小园主发展局文员●法依查

昨天傍晚6时就开始大风大雨,突然一阵狂风袭来,在5分钟内就把树木吹倒,导致昔县橡胶业小园主发展局的围墙和篱笆遭树木压毁,直到晚上7时雨才停止,那种情景真是令我心惊胆跳。

    相关推荐